网上电子游戏上288x

  • <tr id='rBx0wa'><strong id='rBx0wa'></strong><small id='rBx0wa'></small><button id='rBx0wa'></button><li id='rBx0wa'><noscript id='rBx0wa'><big id='rBx0wa'></big><dt id='rBx0w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Bx0wa'><option id='rBx0wa'><table id='rBx0wa'><blockquote id='rBx0wa'><tbody id='rBx0w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rBx0wa'></u><kbd id='rBx0wa'><kbd id='rBx0wa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rBx0wa'><strong id='rBx0w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rBx0wa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rBx0wa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rBx0wa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rBx0wa'><em id='rBx0wa'></em><td id='rBx0wa'><div id='rBx0w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Bx0wa'><big id='rBx0wa'><big id='rBx0wa'></big><legend id='rBx0w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rBx0wa'><div id='rBx0wa'><ins id='rBx0wa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rBx0wa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rBx0wa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rBx0wa'><q id='rBx0wa'><noscript id='rBx0wa'></noscript><dt id='rBx0wa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rBx0wa'><i id='rBx0wa'></i>
                020-87377802
                廣州心▓裏咨詢

                心理咨詢師關於“指責遊戲”的兩個真實案例分析


                *文章翻譯自美國執業心理咨詢師F. Diane Barth的博客文章,涉及來訪的隱私信息已做加密處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指責遊戲”分為“自責”與“指責他人”兩種,其實無論哪一種,背後的心理動機都是同樣的......

                案例一

                栗女士最近流產了,她的情█緒非常失落。
                “要是我那天下午沒有去遊泳就好了!”她說,“要是我沒有去遊泳,也許就不會流產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我提醒她:“醫生已告訴過你了,流產和遊泳之間沒有關系的,流產不是因為遊泳。”
                栗女士不以為然地說:“是的,醫生是這麽說的,不過我覺得她這麽說只是為了安慰我,讓我不要這麽自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案例二

                馬先生得知自己的航班因為臺風原因被取消了,沒有辦法回家參與父母的50周年結婚紀念日互活動了,為此,他很生自己的氣。
                “這怎麽會是你的錯呢?”我問。
                “我知道自己控制不了天氣,這是當然的,”馬先生說“但是我當初就應該勸說他們不要在這個臺風季節搞紀念活動,他們住在海濱城市,每年的這個時候都要打臺風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我問他,是否對父母有些生氣,父母在策劃紀念活動的時候,也沒有想到臺風的問題?
                馬先生說,他不能對父母生氣,畢竟父母結婚就是在這一天,安排在這一天是很自然的。
                “噢,你沒有氣父母將紀念日活動安排在這個時間,卻因此生自己的氣,這是為什麽呢?”我問。

                發生了不幸的意外,栗女士和馬先生都傾向於用指責自己的方式去應對,即使他們多少能夠意識到,這種指責好像不太符合現實的邏輯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要是我當時做/不做某事...”

                就好像徒勞地嘗試穿越回到過去,想要避免不幸、喪失、失望、痛苦、焦慮......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表面上看,好像指責可以帶來一些控制感,實際上卻會讓自己痛苦更多。

                自責放█大了一種“我不夠好”的感覺,將思緒聚焦在自己的缺點上,讓當事人的思維停滯在一個狹窄而無限的負面循環中,失去走出事件陰影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可是,自責的習慣,不是想停止就可以停止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有趣的是,指責遊戲中的另外一種--“指責他人”的行為,看起來好像是自責的對立面,其背後的心理動機,卻和自責是一樣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出現了不幸的事、麻煩的事,從來不負責任,總是去指責他人的行為,也同樣是一種想要抑制自身的無力感、喪失感,回避失望、痛苦、焦慮等負面情緒的應對機制。

                同樣,指責他人▓的習慣,也不是說改掉就能改掉的。

                為什麽呢?

                因為,急切地想要為痛苦尋找到原因,是人性使然,是我們保護自己的一種本能沖動。

                這種沖動背後隱藏的幻想是“要是知道了原因,我就能夠做些什麽,去改變它,或者至少讓自己不要那麽害怕”(畢竟我們都知道,最大的恐懼是未知嘛)

                在精神分析中,有一個叫做“能動性”(agency)的概念。

                如果負責任的是自己,那麽我們就需要采取行動,改變自己的行為、態度、想法、情緒等等,但是,如果我們認為責任人是他人,那麽我們唯一要做的就是“改變他人”,只要別人改變了,好像什麽事情就都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之所以將“唯一”兩個字做加粗強調,是因為不管是改變自己,還是改變他人,都是一件非常難做到的事情,有時候即使自己或他人改變了,情況也不會有好轉。

                作為一個心理咨詢師,我在多年的職業經驗中發現:

                對糟糕境況的最佳處理方式是,尋找一種方式去覺察、去討論、然後去允許自己感受這種境況所引起的不適感--無論是悲傷、失望、焦慮還是痛苦,而不是要去壓抑或否認感受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在以上列舉的這些感受中,我特意去掉了“憤怒”一項,因為憤怒經常是一種掩飾性的情緒,用以“展示力量”或偽裝掩蓋其他一些更難被承認、更難被接受的感覺,例如:羞恥、愧疚等等。我會鼓勵來訪者去觸達憤怒之下,更為深層的一些感受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不過,直面這些深層的感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首先第一個困難就是,我們可能會發現這些感受是非常復雜和矛盾的。

                舉例來說,以上故事中的馬先生,因為沒趕上父母的結婚紀念日,非常地失望和悲傷,實際上也對父母選擇在這個日期舉行紀念活動感到有些生氣(“他們沒想過,如果真的來了臺風我就參加不了了嗎?他們是不是不那麽重視我的到來?”)與此同時,他也能夠理解父母想選擇在同一個日期的決定,他說: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想要做一個孝順、關愛父母的孩子,因此我不想要生他們的氣,我希望能夠在重要的日子裏陪伴在他們身邊,對於回不去的情況,我感覺很失望,好像被父母遺忘、忽視了,我也擔心父母會因此責怪我沒有計劃好,沒有更提前一些趕過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對於這樣矛盾的心情,要怎麽辦呢?

                其實,感受的復雜性,是人之所以成為人的一種自然的體驗,能夠在多大的程度上理解、包容表達出這種復雜性,是體現心理健康的重要標準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接受了這種復雜性,適當地面對、處理方式就會以一種顯而易見的方式,自己浮現出來--

                馬先生打電話給父母,表達了自己因為無法到場而感覺到的悲傷和遺憾,父母也回應說,在這個重要的活動裏,孩子的缺席也令他們感到悲傷。
                父親補充了一▓句:“其實我們也應該早一些想到臺風的問題,又▓不是小孩子了,何必計較非得要在同一天呢?”
                父母沒有因為客觀原因而責怪馬先生,關系的問題順利解決了,在這個解決的過程中,沒有任何一方有需要去“改變天氣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再回到栗女士的事例中--

                栗女士逐漸意識到,正如醫生說的那樣,因為某些生理原因,這次的流產原本就是不能避免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她開始嘗試為自己的負面情緒負責,承認失去孩子讓自己感到悲傷、憤怒、受傷、失望和迷茫,她說:

                “承認這件事不是任何人的錯--這很難做到,我很想去責怪某人,甚至責怪自己,但是這麽做其實並沒有讓我感覺更好一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而這就是我們需要逃離指責遊戲的主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找到一個可以指責的對象,無論是自己還是別人,其實並不能讓我們感覺更好一些。反而只會進一步摧殘我們的自尊心和人際關系,而這兩樣東西,原本對於我們的恢復、面對是非常必要的支持▓性能量和資源,失去它們意味著改善境況會變得更加困難,甚至會制造出更多的問題,讓自己的處境變得更加難堪。

                察覺到自己的復雜感受,並且基於真實的感受去做為自己負責任的表達、選擇或行動,或許是一種效率更高、麻煩更少的策略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文/(美)F. Diane Barth

                編譯/廣州m6米乐心理咨詢中心 羅琪